您当前位置:广东自考网 >> 考生心得 >> 生活资讯 >> 浏览文章
自考路上 父子比肩齐奋发
发布日期:2017-4-18 18:49:07 来源:广东自考网 阅读: 【字体:

香港六合彩开码 www.g0gn.com.cn   赵才龙48岁,在一家公司从事技术管理工作,这个穿着简朴,看似不善言谈的黑龙江汉子,采访时老怕自己“说不好”,但话匣子一打开,新观念、新看法源源不断。

  他的儿子赵展,二十出头,大学IT专业的在校生,爱跳街舞,穿着时尚,从小与老爸对胃口,提及老爸时总用“他”来代替。儿子话虽不多,表达想法却不拐弯抹角,有着东北青年的直爽。这一对更像是朋友般的父子俩不曾想到,如今会成为自考中的“学友”。从2012年10月开始的每个周六,父子俩都会一起来到新知进修学院的项目管理班,一前一后坐着,共同报读项目管理专业。

  对这对“新上海人”父子来说,自考已成为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,他们甚至暗中较劲,比理解,比记忆,为一些专业问题争论至深夜。他们的自考故事,不仅只有埋头苦读,还有思想相互碰撞,激发灵感的乐趣。

  46岁举家搬迁上海

  46岁前,赵才龙一直生活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,在那中国正史唯一记载的出贡米的地方,他的生活舒缓,衣食无忧。

  赵才龙是老大学生。1986年,他考入了哈尔滨工业大学专科,读时间控制技术及仪器专业。在当时的农村人观念中,念是唯一出路,因此赵才龙“连专业也顾不上”,就上了哈工大。

  那时赵才龙全然不知有自考,却信奉自学。他记得念高中时,资料少,更没什么辅导班,老师懂的英语不比学生多多少,赵才龙只能跟着收音机的英语节目琢磨。临到高考,老师与同学一起商量着制订备考方案,“就这环境,就这条件,不刻苦自学不行”。

  自认“学习不算好但勤奋”的赵才龙,笑称自己是最后一届享受到“跳龙门”的大学生。刚一毕业,分配工作、分房子、入党、提干,一口气都完成了。就在第二年,这些优惠被统统取消,他并不以此沾沾自喜,“‘计划经济时代’ 的观念确实得变变,不变不行”。

  在石油仪器厂,赵才龙一呆就是几十年,设计、管理、研发、售后服务、项目管理的事统统兼顾。

  定心工作,精于技术,赵才龙46岁之前,一直安于设计项目管理工作。他觉得,项目管理比人际管理省心,“搞设计的,把这东西那东西结合一块,固定的,人就不同”。

  作为一名技术人才,他的观念是,不在一个地方多待会儿,安心钻研,就出不了成果;老换地方,人际关系、周围环境都得重新适应,耗费时间精力。

  但2010年,当儿子考上了上海的大学时,他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——举家搬迁上海。

  如果从牡丹江市自驾到上海市,大致要2600公里,火车要坐二十多个小时,但老赵的决定并未花太长时间。“其实,出去闯闯的念头早就有了,因为孩子还小一直压着”。

  一家长久有业务往来的上海公司聘赵才龙做了技术主管。唯一有意见的是已在家乡开了电子琴学校的妻子,但最终也顾全了大局。

  于是,在46岁,一个接近“知天命”的年龄,老赵背井离乡,携着一家南下到了上海闯荡。对未知的环境,这次他没有太多顾虑,“现在这社会,在哪儿生活都差不多,上海资源更多”。

  上海节奏激发自考热情

  对赵才龙一家来说,上海冬天湿冷的气候,比北方更冷一些,城市大,生活节奏也快,但都构不成影响他学习的阻力。

  这“高手云集,学习资源丰富”的城市,倒激起了他的拼搏热情。

  2012年5月,当儿子赵展听到老爸要参加自考时,当即表示了支持。他眼中的老爸挺“潮”,小时候自己玩双截棍,老爸也跟着练,老爸爱看书,《鬼谷子》《孙子兵法》《素书》都读,管理学、演讲与口才类的书也念,如今要报考自考,“丝毫没感惊讶”。

  唯一有异议的是妻子,觉得挺“没正事儿的”,“平时在家看看电视看看书有多好?还要去念书”?

  赵才龙念自考,并非一时兴起。他有两个理由,一是为了学历更进一步,大学毕业后他曾有些恃才傲物,觉得技术过硬,受到业内认可就行,一直没把职称与学历当回事,如今新公司人才济济,确实得提升一下。

  另一个原因是知识更新太快。自己从前学的那些,很多已跟不上时代。在牡丹江市时,赵才龙就想过再深造,但那边的高校只有一个医学院、一个师范学院,哪个都与他的专业沾不上边,上海培训资源丰富,不学挺可惜,“不为了学历,也得学点新东西吧”。

  他选定了上海大学主考的项目管理专业。去的那天下午,正值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》上课,“要不要听听课去”?听完一节课,赵才龙当即拍板就选这家。“一坐进教室,真有回到了大学课堂的感觉,而且学校分段缴费,实在。”

  父子俩一起琢磨念书

  从去年9月参加自考至今,老赵考了一门“马克思主义哲学”,一门“范围管理”,前者71分,后者68分,都过了。

  对赵才龙来说,这段日子很辛苦。但他不曾想到,一个月后,儿子就与自己成了同学。10月的一天,赵展打开了老爸的项目管理课本,看了一会儿,感觉有意思,就提出了报名的意愿。“在IT行业,三十岁前如果做不到项目经理,就得做一辈子的代码民工,项目管理正好给我打些基础。”

  对儿子的决定,父亲老赵曾觉别扭,“和儿子在一个教室,不习惯不自然”。但他不好意思拒绝,只是说,“你要去玩就别去,真学东西,就踏踏实实去学”。

  在自考上携手并进,让父子俩都觉有了新鲜劲。

  每周六早晨6点30分,老赵与小赵都会一齐起床,从嘉定江桥出发坐车换地铁,8点30分到校,9点上课,直至傍晚5点30分到家。

  教室中,父子俩坐前后排,到了每天夜里8点,两人则在老赵的房里开始学习直至10点,讨论的兴头一旦起来,1点2点也是常事,偶尔累了,父子俩一起看会儿《楚汉传奇》。

  在赵展眼中,他与父亲的关系就像哥们,关系和谐。从来就“对路”的父子俩,讨论起项目管理更不用多言,“一句话,一个例子,就懂了。”

  48岁与二十出头的两代人,有时观念也有不同。老赵认为天经地义的事情,儿子偏要提出质疑。比如做项目哪方面比较重要,父子有分歧,老赵觉得,年轻人比较偏重于一点,“实际上,管理就是大伙儿合起来,把事情干成最重要,缺哪儿一块都不行。”赵展不觉得争论是坏事,他觉得讨论就该拿自己的观点与老爸碰撞,“我也有我所谓的小小价值观,一碰撞,正好把老爸的观念融为我自己的。”

  两个人一起琢磨念书,学习效率高,暗中也有点小较劲。老赵得意地说,“那是必须的”。在他眼中,他理解能力强,儿子记性更好些,“他能记下来,但也不定知道啥意思。”

  无论记性谁好谁坏,父子俩都信任“烂笔头”。

  老赵大学刚毕业时,拿本书在公交车上读,好事的人把书一抽,“你说说刚才看啥呢”?

  “基本说个八九不离十,现在半天也想不起,只能多抄。”项目管理内容,老赵一看就能理解,但要记下,必须得在纸上写个三五遍。小赵则因为背代码的经验,也习惯在纸上写几遍再背。

  攻自考豁然开朗

  悠闲的双休日被自考占据,俩人都觉得值。

  小赵反问:“不学习闲逛的人就过得很舒服吗?”他觉得,书中好多有关IT的例子,如直线型管理,矩阵式管理,都与项目息息相关,学这些,就是为未来打基础。

  老赵说:“学得累,但睡得也香”。他觉得自考这事,不和别人比,挑战的还是自己,“今天比昨天强,就觉得挺好,自我感觉良好就行。”

  上课的内容,时时让他觉得豁然开朗,他甚至觉得,过与不过都不是问题,“我学的是知识。”

  而这知识,立竿见影地在工作中派上了用场。以前凭着经验做项目,老赵费尽想也只能想出三个步骤,现在学了体系,风险管理、范围管理、成本管理……照着理论上的5个步骤去做,再加上自己的想法,同事的想法,轻易就能把事干得很漂亮。“这是多少人脑袋想出来的啊,什么事就怕成了体系,就像掌握了一个财宝箱的十个密码,一下子就打开了”。

  项目管理专业的知识,让老赵觉得有了底气。从前凭着经验琢磨的点滴,看书零星获得的知识,都贯通成了体系。

  老赵还成为项目班中的班长,作为班里QQ群的管理员,他每天必上QQ。有时小赵用手机上QQ,就看到老爸在群里聊得火热,给新同学出主意,或把整理好的资料发给大家。

  今年4月的考试,小赵打算考5门课程,老赵打算考6门课,比儿子多一门,“尽量往前赶”。老爸的勤劳,小赵看在眼中。有时老爸出差了,落下了风险管理学的两节课,回头又去另一个班把课给补上了。周日他去学跳舞,老爸又到另一个班上学其他课程去了。

  大块大块的时间,都被老赵用来学自考。2012年的5天年休假,他用来复习迎考;今年春节10天假,全家决定不回老家,都用来学习。

  自考氛围,已彻底融入这个新上海人的家庭生活中。

  老赵还记得,自己考完试的那天,儿子亲自下厨给老爸做了锅包肉、鱼香肉丝、糖醋排骨犒劳自己;而妻子则习惯了双休日父子出门上学的节奏,当他们在家没事时,她倒会觉奇怪,“怎么又在家闲着了?”她对老赵没什么要求,只是说,“等你考完了,一定得陪我出去好好溜达溜达”。

相关“自考路上 父子比肩齐奋发”的文章

广东自考便捷服务

  • 当前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稳定 2018-10-20
  •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2018-10-13
  • 日照市房管局四个明确推进“四风”整治深入 2018-09-24
  • 从未停歇过的钱理群 如今有了廉颇老矣之感 2018-09-24
  • 清明美食之红烧河豚 一道美丽与危险并存的菜 2018-08-15
  • 煤炭供应链市场规模超2万亿 瑞茂通搭建生态圈加速平台扩张 2018-08-15